Motul SuperFan Experience Part.1

作为2016年才开始关注WEC的新车迷,我对这项赛事正处于求知若渴的阶段,上海4小时耐力赛自然不能错过。赛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注册了由WEC官方合作伙伴Motul(摩特)支持的Motul SuperFan活动,没想到赛前的周五晚上10点多接到Motul集团数字品牌主管Charles的电话,通知我将成为2019-2020赛季WEC上海4小时耐力赛唯一的Motul SuperFan,体验到一个无与伦比的比赛日。梦想成真!(其实选拔阶段我也是拼了)

周日一大早我就来到了上海国际赛车场授证中心,拿到神秘信封的那一刻我兴奋的都要跳起来了。WEC的协调官非常贴心的准备了一张VIP停车证和两个PaddockPass,所以我可以带一个朋友进到围场,然而我的车已经停在了距离授证中心很近的位置,所以停车证就不需要了。 

第一次拿到FIA WEC官方信封

第一次拿到FIA WEC官方信封

按照约定,我在围场后的控制中心找了FIA WEC的市场营销协调官Juliette,由她负责我一天的行程安排。Juliette先带着我在控制中心上上下下全部参观了一遍,以此作为破冰和热身,法国人的热情让我们见面后很快就消除了陌生的距离。 

控制中心阳台视角

控制中心阳台视角

我也能登上领奖台!

我也能登上WEC领奖台!

虽然是WEC新车迷,但是长期关注赛车运动的我知道,按照惯例Pit Walk是必不可少的活动,走出控制中心第一站就是Pitlane。大家已经对Pit Walk不再陌生所以我不准备多说,然而这次Pit Walk不是走马观花,在Juliette的带领下我认识了不少车队的协调员,新闻官,甚至车队经理。

车迷最熟悉的地方——Pitlane

车迷最熟悉的地方——Pitlane

近距离观察涂装下的赛车结构

近距离观察涂装下的赛车结构

作为中国注册车队,成龙DC车队受到本土车迷的广泛喜爱,所以Juliette安排我在比赛期间参观JOTA的车房(因为成龙DC车队由JOTA联合运营共用一个大车房)。然而得知我是Rebellion车队的粉丝后,Juliette马上带我去签名会现场见了Rebellion车队老板,安排我在比赛期间进到他的车队里参观。太美妙了! 

逛了一大圈回到控制中心办公室,Juliette郑重的告诉我,接下来是最激动人心的环节,其实我已经猜到了——近年来每场大赛都有Hot Lap活动。然而这次给到我的不是Hot Lap,而是真正的安全车巡场圈!我简直不!敢!相!信! 

我乘坐的是2号安全车,车手Yannick Dalmas为我讲解了WEC安全车的运作流程和车上设备的用途,神奇的是我戴的头盔里似乎有个降噪耳机,消除了外界噪音且对讲机的语音非常清晰。行驶过程中Yannick不断的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我可是体验过Tesla Model S加速的人,下一秒我就被一记重刹飞起,我感觉在刹车过程中我根本没沾着座椅,仅靠安全带勒着不飞出去。Ouch…… 

论如何激怒一个安全车车手

论如何激怒一个安全车车手

回到发车格下来,我向Yannick Dalmas表达了由衷的感谢和敬佩。发车线上一排模特风景独好,不禁驻足欣赏,等我收起口水回头发现其他人都走了,留下我独自在一辆辆赛车怒吼着鱼贯而出的Pitlane出口风中凌乱。

这是什么操作?

我是谁?

我该怎么办?

我在哪?

这时候Juliette发消息告诉我,只要留在发车线上,等着所有赛车完成出场圈停在赛道边后我就可以过去任意搭讪。为所欲为的待遇! 

行驶的赛车距我仅有不到3米!

行驶的赛车距我仅有不到3米!

未完待续……​​​​

Robert Kubica’s Wisdom

经过一番努力,波兰老将Robert Kubica终于重返F1赛场。当所有人都在为这段励志传奇拍手叫好的时候,2019年F1揭幕战证明Kubica的回归只是一场失败商业运作。然而这场赌注的赢家却是Kubica自己。

我们知道2015年Kubica的赛车职业生涯就已经出现滑坡:GT和拉力赛场上颗粒无收,随后又在LMP1和Formula E的试驾中草草收场。尽管2017年雷诺曾对Kubica表现出一些兴趣,但波兰老将并没有胜算,雷诺手上的车手没有一个是比Kubica弱的。

一系列运作后,Kubica带着赞助加盟了艰难维生的WilliamsF1车队,并且与WEC的华信极赋马诺车队展开了合作。随后Kubica表示不会加入全新的LMP1车队,无论背后隐藏着什么原因,这个决定都是非常明智的——华信极赋马诺车队只是一个笑话,Kubica的专注为他在WilliamsF1的席位奠定了基础。

与WilliamsF1绑在一起让Kubica的赛车职业生涯至少延长了3年:即使Kubica无法在2019年的F1赛季生存下来,也可以带着铂金级车手的光环在WEC打拼一年,还可以成功的进入Formula E车队2021年的候选名单。高开低未尝不是一个成功的策略。

当Kubica在采访中愁眉苦脸的说不会为自己回归F1的决定后悔时,我相信他内心一定充满欣喜,因为如果不是加盟WilliamsF1, Kubica现在一定是在某个本土赛事上筹划着后半辈子的生意了。

WilliamsF1 in 2019

在Martini结束冠名、Stroll撤资改嫁后,Claire Williams似乎找到了稳定了赞助来源:ORLEN强势入驻,ROKit高调冠名。FW42也一改往日WilliamsF1传统保守的风格,使用了质感十足的涂装和配色,启用万人瞩目呼声奇高的老将 Robert Kubica,辅以F2小霸王George Russell。一切都让人感觉看到了2013年前后的那支老牌劲旅。

正当大家对FW42充满期待的时候,无法赶上2019冬季测试的消息几乎是“如约而至”。尽管跟Harvest,TATA Communication和APL接连传出合作的好消息,WilliamsF1仍然在一片质疑声中开始了又一个失望的赛季——车队似乎已经不在乎,也无法直视澳大利亚站的比赛成绩,而是尽可能的补上未完成的测试项目。

各处都在讨论谁该为车队惨淡的现状负责,但是WilliamsF1的问题不能单纯归咎于技术总监、领队、车手或者赞助商,这支车队隐藏着更深层次的问题:

不可否认,WilliamsF1是一个家族企业,这无法避免的让车队先天的染上通病:反应迟缓,改革困难。F1的格局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车队需要不仅仅是资金,而是文化的彻底颠覆。Claire精通于商务运作,但是这消耗了她太多的精力,以至于无暇考虑团队的重组和工程的管理。很难想象她将如何促成一支拥有超过500人的车队成功的变革。

在Frank Williams和Patrick Head时代,两人都全心投入车队的管理,互补互衡,从不同角度推进车队。然而从Sam Michael接任后这种关系就不复存在了,技术总监这个职位回到了正常的定位,很难从宏观的角度下手管理车队。

然后说说Paddy Lowe,加入董事会有理由让人相信他是冲着车队一把手的位置来的,车队成绩(当然也包括股价)跟Lowe有着直接关系,所以即使屈居技术总监的职位,Lowe也没有理由放任赛车糟糕的研发,所以一定是整个团队出现了问题,而不是个人。

我们猜测了几个让WilliamsF1两年来迅速沦为笑柄的原因:

  • Lowe不被授权或者无力行使权力,因此无法完成团队重组或变革,导致车队内部权力/利益割据;
  • 车队中基层管理者长期怠懈,没有能力完成转型,无法促成车队各团队形成一致的节奏;
  • 董事会为车队积极发展设下重重障碍,我们知道任何公司上市后都很难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发展。

无论如何,如今的F1无法跟90年代同日而语,WilliamsF1已经无法回到巅峰状态。作为车队长期的支持者,我们只能期待Williams能找到办法,让纯粹的赛车精神延续下去,在车厂垄断之余让私人车队还能不断制造惊喜。

Tokyo Journey with Subaru Part.2

之前提到去惠比寿的Subaru Star Square是一段说走就走的旅程,所以有诸多遗憾,比如周末没有特别活动,非工作时段(11:40 – 12:40)没有热情的小姐姐等,权当热身了。所以在去斯巴鲁STI日本总部前,我特意查询了官方网站,这才了解到STI Gallery一周只有三天对外开放,而且展厅车辆会不定期更换。如果大家也有拜访计划,一定要先去了解一下: https://www.sti.jp/company/gallery.html

STI日本总部位于斯巴鲁最大的销售门店——CAR DO SUBARU MITAKA(三鹰市销售门店),由于这里不在东京市区,所以搭乘公共交通前往需要花费一点周折(从新宿前往需要换乘其他线路并转公交车)。

我最终在JR线武蔵境站下车,发现距离三鹰销售门店只有2.6公里,所以放弃了搭乘公交车决定步行前往,一来享受小雨中日本郊区的宁静,二来可以体验以下当地的风土人情。因为这里真的可以感受到机器猫小叮当片中的那种淳朴的意境。

雨中漫步约半小时便到达了目的地CAR DO SUBARU MITAKA。不愧是日本最大的斯巴鲁门店,这里有二手车市场、斯巴鲁销售门店、斯巴鲁服务区,以及我这次旅程最向往的STI总部展厅!那红色的STI Logo是支撑车迷信仰无限充值的动力啊!

进入门店,一楼是汽车销售,STI改装件,和顾客休息区,这里居然还有个小型儿童游乐场,但是我完全没有心思驻足观赏,直奔二楼的STI Gallery。楼梯口有告示牌指示11:40-12:40为午休时间,我到达的时间是12:10,但说明来意后工作人员仍然热情的让我上楼参观,只是楼上没有任何人来讲解或者服务。

登上二楼是一副STI汽车运动的油画迎接了我。原来斯巴鲁STI早就有红牛涂装?这个我倒是刚了解到。

进入展厅首先看见的就是纽伯格林赛道主题。要知道斯巴鲁STI已经多次夺得纽伯格林24小时耐力赛组别冠军!今天展出的是2016年款WRX STI NBR Challenge以及其引擎。

值得一提的是,我非常幸运的赶上了纽博格林挑战主题的最后一天展出,这辆WRX STI在我参观后马上就被运走“外出公干”了,第二天取而代之的是一辆FORESTER X-BRAKE STI涂装车,比起前者真的逊色不少。

经过纽伯格林主题区,紧接着是WRC主题区,这可是斯巴鲁引以为豪的主赛场,陈列着三辆斯巴鲁在WRC辉煌时期的冠军车。

迈克雷的SUBARU IMPREZA 555当仁不让站C位!两旁是索伯格的IMPREZA WRC 2007和IMPREZA WRC 2008。





在与工作人员聊天时得知这辆IMPREZA 555展车其实没有装配引擎。至于是什么原因,抱歉我没听懂工作人员大兄弟的英语解释。。。

穿过WRC展区,我心里一惊: 卧槽这不是1998年限量发售400辆、二手市场已经炒到10几万美元的IMPREZA 22B STI嘛!赶快上去摸几把!

工作人员兄弟主动来解释,这辆22B不是零售版,而是STI保存下来的测试车。那岂不是更值钱了嘛,再多摸几下!

走到这里,STI展厅的所有5辆实车已经全部观摩,然而展示并没有结束。转过身,展厅的墙壁上别有洞天。

这里有斯巴鲁经典车型的前脸设计演变,可以看出斯巴鲁几十年来沿袭了经典的设计理念,但每个历史时期也融入了当时的流行元素。


STI赛车历史墙,目测全部由1:43的模型组成,话说凑齐这套模型也真不容易啊!

赛事奖杯柜,包括WRC,纽博格林耐力赛和Super GT。除了奖杯,香槟瓶、签名帽甚至花篮都一应俱全。

不知不觉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停了,斯巴鲁朝圣之旅也告一段落,怀着激动的心情踏上返回东京的列车,隐隐感觉我的斯巴鲁又增加了50匹马力。


Tokyo Journey with Subaru Part.1

十一长假少不了周游世界游山玩水,作为新晋斯巴鲁车主,这次假期的东京之行我特意策划了一次与众不同的线路——斯巴鲁总部朝圣之旅。

抵达东京住进酒店就发现了位于新宿的老斯巴鲁大楼,硕大的SUBARU招牌引人不禁注目片刻,可惜现在已经变成了很普通的建筑。

其实斯巴鲁的行政总部早已迁址到了惠比寿,是一座集总部+销售+展厅一体的大厦——Subaru Star Square。新总部离新宿并不远。从新宿站做JR线4站就到,所以第一站说走就走,没有任何难度。出了车站,根据地图很轻松就能找到Subaru Star Square。

第一眼看到Subaru Star Square真有点惊讶,因为这座大厦真的其貌不扬,但是门口新款X-BREAK森林人的展车却很很显眼,黑色车身配红色线条烘托出不少运动气息。

进入展厅,首先看见的就是9月刚上市的WRX S4 STI Sport,即使静态展示也是动感十足,让人跃跃欲试。其身后就是我最心水的Levorg STI Sport!


往展厅深处走,就能看见斯巴鲁赞助的运动项目以及成就介绍,有人纳闷,这里展示的项目从高尔夫滑雪自行车都有,为什么唯独不见赛车运动?这里毕竟是斯巴鲁乘用车展厅,所以这里只有斯巴鲁引以为豪的水平对置发动机的展示台。(赛车内容待我第二部分详细更新)

赞助区对面就是斯巴鲁周边贩卖区,运气好的话能遇到限量发行的好东西,可惜这天没有斯巴鲁特别活动,所以贩卖区里都是些某宝上能找到的东西,所以我就没有兴趣拍照了。不过Subaru Star Square的展厅小姐姐很有特色,不仅统一着装是精心设计,每个人的专业知识也很丰富,几乎每辆车都能来说一通,可惜我听不懂日语,哈哈。由于语言不通沟通实在困难,小姐姐也不善英语交流,所以搭讪失败。(下图引用自官方网站)


如果展厅逛累了,可以在大厦里的Tully’s Coffee歇一会儿,这是日本本土定位对标星巴克的连锁店,无论是饮品还是点心都值得一试。(话说我倒是很喜欢惠比寿啤酒)
喝完咖啡斯巴鲁朝圣之旅的热身结束,下一站就是赛车圣殿——斯巴鲁三鹰门店!



如果大家想前往Subaru Star Square,可以提前访问以下网站获取最新的展示信息,以便合理安排自己的行程。
https://www.subaru.jp/showroom/about/

Raise or Fall

2018年澳大利亚站结束后,WilliamsF1又开启了一个失望的赛季。在拥有了强大的技术核心成员,充足的预算,年轻的车手阵容后,FW41似乎仍然在延续成绩下滑的趋势。

多年来WilliamsF1赛车的套件单独拿出来可以分析出大量信息和优势,但是用在赛场上似乎就完全丧失了作用。因此我个人的推断是: WilliamsF1工程团队的协作有非常严重的问题。所以整支车队上下都不知道自己的赛车为什么快也不知道为什么慢。

纵使有洛维和一众从法拉利和红牛挖来的技术核心成员主持大局,但是团队间壁垒的构建由来已久,信息的传递和利用毫无效率,所以赛车没有做到整合,只是组装而已。

与其他车队相比,WilliamsF1更像是一个家族企业,这种企业的显著特征就是富有浓郁的人情味和强烈的生活气息,这些特征都可能成为激烈竞争中的弱点:保守,盲目。

所以我称WilliamsF1为“大英帝国车队”是有根据的——用傲娇掩饰着没落,靠血统支撑着信仰。

Red Bull Racing is Leaving

虽然MercedesGP蝉联双料冠军的新闻占据了大量F1版面,但是关于Redbull Racing的话题一点也不逊色:出借Sainz,放弃Kvyat,引入Hartley,续约Verstappen……很多人表示不解并且猜测红牛青训体系下已经青黄不接了。而在我看来,这一系列动作预示着红牛可能开始对F1丧失兴趣了。

我们知道Sainz是本田-STR合约的一部分,既然雷诺不能保证夺冠,那么能从其他厂商多拿点钱也是不错的选择。Sainz就是为了提前摆脱雷诺的权益之举。

Kvyat虽然年轻也曾经有过亮眼的表现,但似乎在车手市场缺乏足够的分量。这让人不禁联想到Redbull对待Sébastien Buemi和Jean-Éric Vergne的方式。毕竟Redbull不是汽车厂商,话题和盈利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车队当然会放弃不能带来收益的车手。

启动Hartley让很多人看不懂,但是看看保时捷最近退出WEC以及对F1暧昧就能联想到,Hartley无疑是红牛和保时捷搭讪的完美话题。

Verstappen是目前最具天赋的F1车手之一,也是红牛最宝贵的车手资产,最年轻分站冠军的头衔能让Red Bull Racing在未来一段时间价值的保障,也是转手谈判的重要筹码。如果RBR真的易主,说不定连今后的冠名费都能用Verstappen省下来。

3年的连续低迷已经让Redbull失去耐心,对雷诺引擎的抱怨也日益严重,退出F1真的不是说说而已。所以我们很有可能在两年后看见Redbull AMR F1 Team或者Redbull Porsche GP这样的车队。但无论如何,完美的运作仍会让Redbull车手长期活跃在F1市场。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Why WilliamsF1 should abandon Massa

这篇文章在WilliamsF1宣布不再于Massa续约的时候还没有完成,所以只能烂尾了……

————————————————-

赛季临近结束,Felipe Massa再一次走到了F1职业生涯的岔路口。现在对WilliamsF1最热的话题就是谁将成为车队再2018年搭档Lance Stroll的车手。

Paul Di Rista作为WilliamsF1的后备车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临危受命顶替Massa得到了车队的一致认可;Robert Kubica的努力有目共睹,重返F1无疑能给WilliamsF1增添更多传奇色彩;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就等着车队宣布二者其一取代Massa成为WilliamsF1车手的消息。

然而这些车手都有不可忽视的“硬伤”:Di Resta长期脱离高强度赛事,要让他短时间回到巅峰状态不是容易的事;

Kubica虽然很快,但是他的伤病能让他坚持多久?一年17场比赛是否反而成为他恢复的障碍?另外,Kubica是否能参加Martini的社交活动?

要知道,Lance Stroll已经成为Martini赞助的软肋,同时Massa不能给Oris做宣传,因为他的个人赞助商是Richard Miller——McLaren车队的手表赞助商。WilliamsF1经不起这种瘸腿赞助的折腾了。

我们都知道任何一支车队都需要有经验,有状态,且能确保PR一致性的车手。Massa虽然拥有丰富的经验,但是自2014年以来坐在1号车里一直无法掩盖队友的光芒。实践证明经验已经无法帮助WilliamsF1找到任何状态,4年来WilliamsF1赛车慢的一如以往,偶尔快的也莫名其妙。显然这不是经验就能解决的问题。

所以我们希望能有一名全面的车手加盟WilliamsF1,那么能否再次围观Massa再泪奔巴西呢?

权利的游戏

不可否认Jean Todt,Ross Brawn和Michael Schumacher造就了一次Scuderia Ferrari在F1的辉煌,然而在我看来,现在的Brawn只是个在权利斗争中一事无成的失败者。

 

追溯到2006年,Ferrari的开局不算顺利,这给意大利车队的技术团队带来了不小的麻烦,然而这似乎并没有给Jean Todt带来任何负面影响,可想而知所有的压力都落在了Ross Brawn身上。从后来Stefano Domenicali接任Scuderia Ferrari领队来看,Ross Brawn在车队中根本没有晋升的空间。

 

离开Ferrari后Ross Brawn的去向一直不乏各种传言,最可信的是Brawn将和Alonso一起加盟RBR。然而最终Brawn成为了Honda F1车队的领队,显然这才是Brawn想要的位置!事实证明Brawn太天真,从BAR被Honda彻底清洗就能看出日本厂商并不是什么善茬,果然不到两年Honda就甩手不干了,将Brawn至于非常尴尬的境地。

 

Brawn追求F1权利的尝试并没有结束,获取了元Honda F1车队54%的股权后,终于如愿以偿有了自己的F1车队。在Brawn GP昙花一现后命运再次抛弃了“F1老板”,Virgin想要有自己的车队,Brawn需要走人。

 

权利的游戏中永远充满意外,发现抱上Mercedes-Benz这样巨人的大腿没准还能爬到肩膀上,Ross Brawn满怀欣喜的把车队跟老牌厂商绑在了一起。将退役的Michael Schumacher收入靡下后,Brawn终于能够继续圆梦。可谁知道Mercedes GP会不会是又一个更大的陷阱呢?答案在精明的商人Toto Wolff的到来后逐渐明了,Mercedes GP执行主席+Mercedes-Benz赛车运动部主管自然不会给一个窥视自己位置的外来人留下活口,天真的Ross Brawn到底不是德国厂商的一员。

 

各种迹象让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Mercedes-Benz早就看出Ross Brawn在车队经营上不可能有所建树,Honda F1的车手阵容缺乏延续性,Brawn GP的资源运作也存在很大问题,Mercedes GP的赞助商更是出了纰漏,这也是Toto Wolff能迅速取得董事会信任的原因。Brawn在F1权利的游戏中注定失败,可他一定要看到最坏的结果才肯罢休。

 

如今Ross Brawn借新F1集团回到围场,4个月来看看他做了些什么?引发争议!把和另一个Toto Wolff的手下败将——Adam Parr一起杜撰却又没卖出几本的书翻出来冲销量,现在又开始将矛头指向了Bernie Ecclestone。记者们就是知道Brawn会爆出一个个猛料才会想方设法的套出这些话啊!

 

所以说Ross Brawn跟本不是F1新格局的创造者,只是一个在F1众多纷争中试图发起复仇的失败者。

F1解说的斗争

经过了蜜月期,F1在国内的境遇越来越差,然而有几个话题十几年来一直争论不休甚至愈演愈烈:“哪家的转播好,谁的解说专业”。

 

我曾用非常难看字眼来表达我对五星体育三个赛车直播评论员的不满,其中一位我觉得他收集了太多数据,直播时不念完手上数据誓不罢休,因而限制了临场发挥。然而这个所谓的“数据帝”使用的分析方法10年来没有任何改变和进步。当然,他是不可能了解BI和大数据了。

 

最近乐视请一个业余的不知是模特还是什么的主持人来做直播解说似乎引爆数据帝的自尊,就像10年前的我也会像钾块扔进水里一样剧烈的抨击这种“业余”的解说一样。经过岁月洗礼,现在我认为乐视这种做法一点也不业余,国内互联网行业本来就是拿钱搞事没钱走人,乐视也不是为了要塑造专业的形象和口碑,大家爱看丑态,那么乐视就满足大家这口味。只要能引发大量讨论、吸引关注、保持流量,哪怕是找一群发情的狒狒在演播室叽叽咋咋两个小时投资商也会慷慨的掏出10个亿!

互联网已经不是过去的传媒业了,看不惯这种营销的人只是年纪大了或是思维落后。然而如此激烈的抨击居然都不敢点名,怂成这样连键盘侠都不如,看来只是在羡慕嫉妒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