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引擎之名 III

好吧,我承认我喜欢看Craig Pollock的热闹。这不,Craig又开始闹腾了。

Renualt与WilliamsF1的高调联姻令Pollock非常不爽,他认为Renualt过多的介入F1会对这项运动带来潜在的威胁,甚至为Cosworth和Mark Gallagher(Cosworth的F1引擎部门领队)担心:“这项运动有问题而且每个人都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一点。没人知道Cosworth今后会怎么样,至今什么答案也没有,没人讨论也没人真正去了解其F1部门高层离开的原因。很显然是这项运动内部的问题,有人在捣乱。我敢肯定Renault想要挟持(Corner)引擎市场!” 作为PURE的CEO,Pollock怎么突然关心起Cosworth呢?更何况Renault的引擎供应不存在违规,付费车队给Mecachrome的产品,自家车队用就贴Renault的牌,合情合理。Pollock举手投足间都显露出其窘迫的困境,恐怕现在是他自己走投无路了(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被Cornrer了)。

现在12支车队中只有HRT和Virgin Racing还没有确定未来的引擎供应商,PURE想在F1市场分一杯羹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Pollock所谓的“每个人”应该是在暗示FIA的人,半年前他还在FIA的簇拥下神采奕奕,现在FIA里没人记得他。Pollock又做砸了一笔生意。

Sam’s Big Move

 

Sam  Michael今年总是爆出猛料,先是毫无征兆的从WilliamsF1离职,在于Force India和Virgin Racing传出一些消息后又突然宣布加盟McLaren任运动总监。

回顾Sam  Michael的职业生涯,1991年涉足赛车运动,1993年进入Lotus开始了F1职业生涯,1995年加入JordanF1施展拳脚,2001年进入WilliamsF1,2004年上任WilliamsF1技术总监。紧接着Sam Michael和WilliamsF1的状态都如中了魔咒般一路下滑,车队的合作伙伴不断流失,Sam也一直不能带领团队拿出一辆有竞争力的赛车。就在Sam Michael为车队的失利充当炮灰令人扼腕的时候,McLaren向他抛出了橄榄枝,甚至是加入管理团队。

这个运动总监职位的含金量是否能和技术总监媲美暂且不谈,从Sam Michael近7年的表现来看,他在技术领域没有任何亮点,说糟糕透顶也不为过。所以技术路线他是没法继续下去了,我不知道McLaren是如何考量Sam Michael的能力,但转向管理线路的确是一个好机会,尤其是在McLaren这样一支稳定的车队。

另外一种猜想,McLaren把Sam Michael安排到管理团队而不是设计团队的原因可能是害怕再次引发类似于07年的纠纷。想想多恐怖,Mike Coughlan就在WilliamsF1,他对间谍案诉讼拥有丰富的经验。而威WilliamsF1的变速箱研发一直为人称道,万一Sam把设计思路用到了新车上,老东家杀过来咬一口也不是不可能啊!

总结起来Sam Michael这20年还真是一帆风顺啊。祝Sam好运!

Renault Strike Back

Monza GP前夕Lotus Renault GP宣布4家赞助商加盟,其中两家来自巴西,这不禁让人开始联想车队让小Senna取代Heidfeld的背景故事。Nick Heidfeld是个优秀的车手,但是他需要车队支付正常水平的薪水,赛道上表现出的激情也远不及Petrov,所以他还没有优秀到能够拯救车队的地步。讽刺的是,Bruno Senna却有这本事:低廉的价格,稳固的靠山,互利双赢的商业运作。
New Sponsors join LRGP
在Heidfeld离队前LRGP已经爆出财务危机,看看WilliamsF1就知道资金的注入对于车队有多重要。LRGP赛季中期的颓势可能归咎于资金的拮据,无法有效的对赛车实施有效的升级。现在有了新赞助商加入,LRGP可以在赛季末的两三站比赛中展开一轮有力的反击。

对于Nick Heidfeld,只能怪他的经纪人当初签了BMW这个越来越不靠谱的主,拿到了F1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杆位后不久就被束之高阁,对外的借口是受伤,但很明显是WilliamsF1和BMW的分手导致他不能正常参赛。目前看来,明年的车手阵容里已经没有Heidfeld的位置,他又得找到BMW为自己开条后路。

不仅是Heidfeld,Barrichello的在WilliamsF1的车手位置也岌岌可危,有消息称WilliamsF1也因为财务问题无法和Barrichello续约,取而代之的名单很长: Adrian Sutil, Bruno Senna还有Giedo van der Garde。

Adril Sutil会加盟WilliamsF1并带去赞助商Medion的猜测已经传遍围场,但是Medion已经被Lenovo收购,我不知道Medion与Force India的协议什么时候结束,但Lenovo不像是那种有多线程思维的企业。同时Nico Hulkenberg至今也没有和任何赞助商擦出火花,Di Resta在MGP失去Rosberg和MSC之前也无处可去。(不知道McLaren会不会收留Di Resta)

Bruno Senna在LRGP的处子秀大放异彩,如果车队想得到持续的赞助还真得留住他。不过既然WilliamsF1有Rosberg爷俩的经历,再现Renault + Senna传奇也挺有意思。

至于Giedo van der Garde,WilliamsF1现在从吸收GP2小霸王的经验中尝到了甜头,在Adam Parr的操纵下干出这么荒唐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除了上述几位,我脑海里还有两个名字,Robert Kubica和Romain Grosjean。作为引擎供应商,给客户打个折然后往车队里塞一名签约车手也不是新鲜事了。Kubica恢复后参赛风险无法评估,因此需要更多的练习;Grosjean对于倍耐力的轮胎的了解也有一定吸引力。

虽然Maldonado目前也没有拿到2012年的合同,但是有PDVSA做后盾,相信这一纸协议只是时间问题。

以引擎之名 II

FIA推行1.6L 带有涡轮增压的V6混合动力引擎并推迟到2014年开始实施,这条消息一夜之间把Craig Pollock的PURE Corporation打回到原始时代。

PURE project始于2010年12月,在得到了Jean Todt的(口头)支持后,Craig Pollock雇佣了大批技术人员全力开发带有涡轮增压的直列式4缸F1引擎。

Craig设想Ferrari,Merceders,Renault都有可能因为4缸引擎而退出F1,他甚至开始和McLaren车队接触。然而PURE Corp准备向车队展示的文件的档案现在全变成了废纸,Craig不得不取消与车队约定好的所有会议。半年的工作和投入付诸东流,更有可能丧失股东的耐心和投资商的信任。Craig也在言语之间表露出对Jean Todt和FIA的失望与不满。

V6引擎这么快通过决议意味着各大厂商已经归顺FIA,并拉拢小车队再次把Cosworth逼到悬崖边上,此时的F1围场里更容不下PURE Corp这个“官方引擎供应商”。

新的引擎规则方案一经通过,Williams马上甩了Cosworth转而与Renault再续旧情,其新闻发布会之隆重令所有车队的新车发布仪式黯然失色。这显示出Renault长期投入F1的决心。McLaren和Virgin的眉来眼去也闪电般公布于众,尽管没有引擎合作事项,但McLaren可能把自己的测试数据送给Cosworth吗?显然Virgin在McLaren的带动下也会不满足于Cosworth的引擎开始寻觅有竞争力的供应商。

由此可见所有人都对V6引擎充满信心,除了Craig Pollock。这位围场内失败商人的典范能否顺利重返F1,我们拭目以待!

以引擎之名

前BAR车队的负责人Craig Pollock正在酝酿重返F1赛场,但不是以车队也不是管理者身份,而是作为引擎供应商去迎合FIA的口味。Craig的PURE Corporation已经宣布开始研发带涡轮增压的1.6L 4缸混合动力引擎,并计划于2013年开始供应车队。

PURE Corporation一登台就深受Jean Todt的器重,我们来看看这个PURE Corporation是什么来头。

PURE Corporation由Craig Pollock带头组建,技术方面有TEOS, Mecachrome, D2T 和 IFP Energies Nouvelles加盟。公司核心包括:

>Craig Pollock,PURE Corporation的CEO。以Jacques Villeneuve经纪人的身份进入F1市场。1998年Craig参与组建了BAR车队并担任JV的经纪人直至2008年。于此同时,2003年Craig作为PK Racing车队的合伙人加盟CART赛事,但2004年就不干了。(GeLei GP观点:正如我几年前对Craig Pollock的评价,他纯粹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

>Robin Southwell,PURE Corporation的非执行主席,现任EADS UK的CEO。Robin在航空航天及防务领域拥有及其丰富的经验,因对航空航天事业和科技的杰出贡献于1999年被授勋(OBE)。

>Christian Contzen,PURE Corporation的市场顾问。Christian是雷诺涉足F1市场的功臣,他于1961年加入雷诺,期间任商业和市场总监,造就了Benetton(贝纳通)和WilliamsF1的成功。

>Jean-Pierre Boudy,PURE Corporation的引擎设计主管。Jean-Pierre是4缸涡轮增压引擎的专家,曾任雷诺和标致的赛车引擎研发负责人,在上世纪70,80年代打造了无敌的雷诺F1引擎。

>Gilles Simon,FIA前任技术与传动系统部门主管,曾在Renault和Ferrari负责引擎开发工作。现被PURE招之旗下担任技术主管。

PURE Corporation很快就会开始和车队接触,这对Cosworth也是不小的挑战,可见PURE来势汹汹,对F1市场是志在必得。

在新的引擎规则招来一片质疑和反对之初,FIA一直孤军奋战,尽管有别无选择只能顺从的Cosworth,FIA一方仍显单薄。现在有PURE Corporation出来站到FIA一边,Todt自然要全力支持。任凭厂商怎么闹,现在F1阵容中至少有两家引擎供应商,场外还有一排车队等着入驻,FIA可以毫无压力的推行自己的新规则。

PURE = Propulsion Universelle et Recuperation d’Energ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