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Martini结束冠名、Stroll撤资改嫁后,Claire Williams似乎找到了稳定了赞助来源:ORLEN强势入驻,ROKit高调冠名。FW42也一改往日WilliamsF1传统保守的风格,使用了质感十足的涂装和配色,启用万人瞩目呼声奇高的老将 Robert Kubica,辅以F2小霸王George Russell。一切都让人感觉看到了2013年前后的那支老牌劲旅。

正当大家对FW42充满期待的时候,无法赶上2019冬季测试的消息几乎是“如约而至”。尽管跟Harvest,TATA Communication和APL接连传出合作的好消息,WilliamsF1仍然在一片质疑声中开始了又一个失望的赛季——车队似乎已经不在乎,也无法直视澳大利亚站的比赛成绩,而是尽可能的补上未完成的测试项目。

各处都在讨论谁该为车队惨淡的现状负责,但是WilliamsF1的问题不能单纯归咎于技术总监、领队、车手或者赞助商,这支车队隐藏着更深层次的问题:

不可否认,WilliamsF1是一个家族企业,这无法避免的让车队先天的染上通病:反应迟缓,改革困难。F1的格局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车队需要不仅仅是资金,而是文化的彻底颠覆。Claire精通于商务运作,但是这消耗了她太多的精力,以至于无暇考虑团队的重组和工程的管理。很难想象她将如何促成一支拥有超过500人的车队成功的变革。

在Frank Williams和Patrick Head时代,两人都全心投入车队的管理,互补互衡,从不同角度推进车队。然而从Sam Michael接任后这种关系就不复存在了,技术总监这个职位回到了正常的定位,很难从宏观的角度下手管理车队。

然后说说Paddy Lowe,加入董事会有理由让人相信他是冲着车队一把手的位置来的,车队成绩(当然也包括股价)跟Lowe有着直接关系,所以即使屈居技术总监的职位,Lowe也没有理由放任赛车糟糕的研发,所以一定是整个团队出现了问题,而不是个人。

我们猜测了几个让WilliamsF1两年来迅速沦为笑柄的原因:

  • Lowe不被授权或者无力行使权力,因此无法完成团队重组或变革,导致车队内部权力/利益割据;
  • 车队中基层管理者长期怠懈,没有能力完成转型,无法促成车队各团队形成一致的节奏;
  • 董事会为车队积极发展设下重重障碍,我们知道任何公司上市后都很难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发展。

无论如何,如今的F1无法跟90年代同日而语,WilliamsF1已经无法回到巅峰状态。作为车队长期的支持者,我们只能期待Williams能找到办法,让纯粹的赛车精神延续下去,在车厂垄断之余让私人车队还能不断制造惊喜。